妈妈每天都领不同的男人回家(学校什么地方可以做)

 admin   2022-07-30 18:27   2 人阅读  0 条评论
摘要: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之前已经离过7次婚,而新婚的好日子也仅能维持几天……2002年12月登记结婚,2009年3月登记离婚,这是张银凤的第一段婚姻。此后10年间,她先后7次与不同男子登记结婚又离婚,其中最短的一段婚姻仅持续了23天。然而,这并非张银凤的全部婚姻经历。2018年5月,经媒人介绍,这个彼时已离过7次婚的女人与刘谋义举行了...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之前已经离过7次婚,而新婚的好日子也仅能维持几天……

2002年12月登记结婚,2009年3月登记离婚,这是张银凤的第一段婚姻。此后10年间,她先后7次与不同男子登记结婚又离婚,其中最短的一段婚姻仅持续了23天。

然而,这并非张银凤的全部婚姻经历。2018年5月,经媒人介绍,这个彼时已离过7次婚的女人与刘谋义举行了婚礼仪式,但未领取结婚证,婚后10多天就离家失联。2020年5月,已“集齐”8本离婚证的张银凤再次与李改民举办婚礼,但未登记领证,这段“婚姻”持续了不到两个月。

2020年7月,听说“媳妇”和附近村里的一个人又结婚了,刘谋义感觉被骗,于是一面报警、一面找上门来,张银凤系列骗婚案终于浮出水面。

公诉机关对张银凤的指控主要是其最后3段“婚姻”:2018年5月,张银凤从刘谋义处索要彩礼和其他钱财3.6万元;2018年10月,张银凤与杜秉山登记结婚,索要彩礼6.6万元,一个月后两人登记离婚,在杜秉山要求下张银凤退还4万元;2020年5月,张银凤以彩礼钱、改口费、介绍费等名义向李改民索要8.62万元,后李改民又给其转账1.2万余元,张银凤离家时退还两万元。

近日,本刊记者经实地采访,了解了这起骗婚案的来龙去脉。

仓促定婚 婚后失联

见面当天就协商结婚事宜,刘谋义却并未对这个“着急”的女人起疑。

2018年5月的一天,刘谋义接到孟某的电话,孟某说想给他介绍个对象。按照约定,刘谋义来到河北保定阜平县城的一处饭店,孟某带来的正是张银凤和她的两个媒人。

在饭店吃饭时,张银凤介绍说自己从北京打工刚回来,离婚,有个女儿,想找个合适的男人结婚,并表示家里的父亲身体不好,结婚的事自己能够做主,不用见她的父亲和家人。经媒人介绍说合,张银凤觉得刘谋义挺合适,愿意与其协商结婚。刘谋义本来还有些犹豫,在孟某的劝说下也表示同意。

按照张银凤后来的供述,跟着她去相亲的两个媒人,一个是她称作“姨姨”的马某,一个是称作“喜芬婶子”的秦某。张银凤与马某的女儿同租住在一个院子里,马某专门给人介绍婚姻,得知张银凤离婚单身的情况后,说想给她找个婆家,张银凤表示同意。此后,马某与秦某就张罗着给张银凤介绍对象。

见面次日,孟某带着张银凤和两个媒人来到刘谋义家中,看了看男方的住房。刘谋义在村里的房子刚盖好,还没有装修完,但张银凤表示挺满意。随后,双方开始商量彩礼的事。张银凤提出要8.8万元,并对刘谋义说:“你考虑好了,如果同意,给了钱就跟你回家。”经过协商,双方同意彩礼钱定为6.6万元,男方先给3万元,剩下的领完结婚证再给。又过了两天,双方又一次见面,刘谋义将3万元现金交给张银凤,张银凤随即跟着刘谋义回家居住。

2018年5月30日,刘谋义与张银凤举行了婚礼,秦某作为娘家人给张银凤送亲,与其同去的还有马某等七八个人,这些人都是张银凤找的。之所以没有找自己的家人,张银凤表示,是因为怕挨家人的骂,不敢通知他们,但结婚是个大事,没有娘家人不合适,她才找人充当娘家人。

按照当地婚俗,男方接亲迎娶新娘时,需要由女方安排一名男孩跟随“压轿”,秦某的儿子担任了这一角色。张银凤称,为此她还给了男孩1100元的“压轿”红包。秦某后来在庭上说,作为女方的娘家人,她还去过其他地方给张银凤送过亲。

从相亲到办婚礼,一切进展都很顺利,这让刘谋义感到满意。当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之前已经离过7次婚,而新婚的好日子也仅能维持几天。

刘谋义称,结完婚后,张银凤在家里待了7天就走了,说是回去照顾她生病的父亲,但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其间,他问张银凤什么时候回来,张银凤说自己身体不好生病了,让他给其转钱,刘谋义陆续转过去6000元。张银凤回来住过几次,每次都是一两天,后来她干脆将刘谋义的电话和微信都拉黑了。

2019年6月,张银凤回到刘谋义家,对他说:“你再给3.6万元我就和你领结婚证。”刘谋义说现在没钱,有了钱再给。张银凤第二天就走了,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张银凤在庭上称,她给了刘谋义3.6万元用于装修,婚礼的费用自己也掏了钱,这些钱是自己打工挣的,都是给的现金。婚后她经常头疼、头晕,刘谋义说自己也有病,养不起她让她走,她就走了。最后一次回去拿了衣服,与刘谋义算是正式“离了婚”。刘谋义则表示,装修房子和置办家具家电的钱都是自己出的。

一月“夫妻”离婚退彩礼

张银凤出生于1976年10月,家住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裁判文书上对其文化程度的描述为“文盲或半文盲”。还在与刘谋义时断时续的时候,她已经开始了与杜秉山的婚事。

张银凤与杜秉山于2018年10月22日登记结婚,2018年11月19日登记离婚。“结过婚,有结婚证,结婚时间不长也就离婚了。秋天结的婚,好像是农历九月离婚的,具体时间都记不清了。”张银凤在法庭上说。

在与杜秉山的婚事中,张银凤的媒人仍然是马某和秦某,他们先找到杜秉山同村的张某,再介绍两人认识。2018年10月,也是在阜平县城一家饭店里,各自的媒人领着张银凤与杜秉山见面,并当场说定了婚事。过了几天,双方把结婚的日子定了下来,张银凤提出要6.6万元彩礼,杜秉山先给了1.6万元,在领取结婚证后又给了剩下的5万元。

在与杜秉山的婚礼上,充当张银凤娘家人的还是马某、秦某一众,此次“压轿”的是马某的外孙。杜秉山的父亲给了马某1000元介绍费,张银凤给了马某外孙1100元“压轿”红包。张银凤告诉马某的女儿,找人来充当娘家人给她送亲,是因为自己家里已没有亲人。两人举办婚礼后,杜秉山就带着张银凤到了北京。

婚后没过一个月,杜秉山就和张银凤登记离婚了。对此,杜秉山称,张银凤以各种理由找事,不想让他干活,并且她自己从北京回到阜平,也没有回过杜秉山家。后来张银凤在电话里以各种理由找他的麻烦,并要求和他离婚。杜秉山于是从北京返回,对张银凤说要是离婚必须退钱,经过协商,张银凤退了4万元,之后两人登记离婚。

但是,按照张银凤的说法,她与杜秉山结婚去北京后,杜秉山经常拉着别的女人出去,为此二人打了一架,张银凤提出离婚,两人回到阜平后登记离婚,此后二人再无联系。

婚后暴力骗婚案发

2020年5月1日,在河北省沧州市打工的李改民接到了老家四叔的电话,说有媒人给他介绍了个对象,让他回去看看。李改民很快回到阜平,跟随两个长辈和两个媒人,在县城见到了张银凤。6人在饭店吃饭时,张银凤和李改民都表示同意,并约定彩礼钱9万元,后来商定改成8万元。饭后,几个人一起来到李改民家,张银凤看了看说愿意嫁过来。

李改民称,相亲次日,二人就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商定于2020年5月18日办婚礼,并开始置办结婚用的家具、婚宴用品等。张银凤开始讨要彩礼钱,李改民说领完结婚证再给彩礼钱,两人约定当年5月15日去领结婚证。看到张银凤答应得挺痛快,李改民决定先给一部分彩礼钱,从亲戚处借了1万元给了张银凤。

对于这1万元,在张银凤看来是“衣服钱”。她表示,两人约定结婚后,李改民说领了结婚证后把彩礼给清,没领证前先给1万元“衣服钱”。拿到1万元后,李改民把张银凤送回其阜平县城的家,并一起过夜。

2020年5月15日,李改民开车带着张银凤来到阜平县婚姻登记处,两人进行了登记预约。从婚姻登记处出来后,张银凤又要彩礼钱,李改民就给其银行卡转账两万元。

2020年5月18日,两人在李改民老家举行了婚礼,前来送亲的“娘家人”还是马某、秦某那些人。办理完婚礼,张银凤就住进了李改民家。后来到了预约领取结婚证那天,张银凤说来例假了肚子疼,没有去领证。几天后,李改民又给张银凤转账5万元。

其间,张银凤告诉李改民,自己的父母都已去世,只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女儿,父母逝世前把房子留给了哥哥,她什么也没有,就不回娘家了。

张银凤在法庭上表示,她给李改民拿了6万多元现金装修房子、买家具,还把自己租住房屋里的家电、衣柜等物品搬了过去。结婚前,她还给了李改民的媒人1万元介绍费,但当时没有别人在场,她也不知道这个媒人姓甚名谁。与李改民办完婚礼后,跟着他去沧州玩了几天,回来后就一直住在他家。后来李改民从外面领着他的前妻回家,为这事张银凤与其生气打架,李改民动手打了张银凤,她打车离开,走的时候李改民将其包里的两万元现金扣下。后来两人不再联系,张银凤将其视作“已经离婚”。

然而,对于这段经历的描述,李改民向法庭提供了另一个“版本”:办完婚礼后,张银凤在家里什么活儿也不干,饭也不做,衣服也不洗,并且多次向他要钱,并要求他辞了沧州的工作回老家来陪她,每天以各种理由找他吵架,还经常打他。一次,李改民与村里一个女子说了几句话,张银凤就打他,还用菜刀砍,李改民及时躲开,但还是被砍破了裤子,腿上砍出一道血印。张银凤把家里的窗帘撕了,盘子、碗等餐具砸了很多,把车也砸了,乱摔东西的时候还砸伤了李改民母亲的脚。

李改民表示,他与张银凤婚后所有的开销都是他出的,张银凤什么也没买过,至于装修房子、购买家具家电的钱,她更是没有出过。婚礼当天,他给“娘家人”和媒人包了红包,加上婚后给的钱有近两万元。

至于张银凤的离去,李改民称,一开始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走,见到她在收拾行李,就要求其退还彩礼。张银凤说已经花的就剩两万元,并留下了两万元现金。张银凤走了没多长时间,刘谋义就找了过来,李改民才知道张银凤是听说刘谋义来找她才匆匆离开的。

原来,还在家苦苦等待张银凤的刘谋义得到消息,说“妻子”已经和附近村的其他人结婚了,于是找了过来,李改民方知被骗,张银凤系列骗婚案终于暴露。

构成诈骗罪获刑四年

2020年7月10日,刘谋义报案至阜平县公安局。因涉嫌诈骗罪,2020年9月23日,张银凤被传唤到案,随后被刑事拘留、执行逮捕。2021年1月29日,阜平县人民检察院向阜平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张银凤犯诈骗罪。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银凤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法院依法判处;并建议法院对被告人张银凤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万元。如果能够赔偿被害人,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且能够适用社区矫正,建议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1万元。

被告人张银凤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认罪认罚。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8年5月21日,被告人张银凤通过媒人介绍与被害人刘谋义相识,见面当天就协商结婚事宜,后于2018年5月30日举行了婚礼仪式,但没有领取结婚证,张银凤索要了彩礼钱现金3万元。婚后张银凤在刘谋义家与刘谋义共同生活了几天就以回娘家照顾父亲的名义离开,其间,张银凤多次以看病为由向刘谋义索要钱财共计6000元。

2018年10月,被告人张银凤通过媒人介绍与被害人杜秉山相识,并于2018年10月22日登记结婚,张银凤索要了彩礼钱6.6万元。婚后张银凤与杜秉山在北京共同生活了半个月,其间,张银凤以各种理由找事吵架,后回到阜平县其租住处并提出离婚。经协商,张银凤于2018年11月19日与杜秉山登记离婚,并在杜秉山的要求下退还了彩礼钱4万元。

2020年5月2日,被告人张银凤通过媒人介绍与被害人李改民相识,见面当天就协商结婚事宜,后于2020年5月18日举行了婚礼仪式,但没有领取结婚证,张银凤索要了彩礼钱8万元。婚礼当天张银凤以改口费、介绍费的名义收取李改民现金共计6200元。婚后张银凤又多次向李改民要钱,李改民通过微信转账给张银凤共计12866元。共同生活期间,张银凤以各种理由和李改民吵架。2020年7月9日,张银凤收拾衣物从李改民家离开时,在李改民的要求下,张银凤退还彩礼钱两万元。

对于自己的多次婚姻,张银凤并不讳言。“了,每次结婚的目的都是想好好过日子,但因为各种原因都过不下去了,就离婚了。”张银凤说。

法院查明,张银凤和孙某于2002年12月16日登记结婚,2009年3月23日登记离婚;与田某在2009年3月31日登记结婚,2009年6月18日登记离婚;与孟某某在2010年1月14日登记结婚,2011年2月21日登记离婚;与周某在2011年7月22日登记结婚,2013年11月22日登记离婚;与赵某在2015年6月1日登记结婚,2015年6月23日登记离婚;与高某在2015年11月10日登记结婚,2016年4月15日登记离婚;与王某在2017年3月8日登记结婚,2017年5月24日登记离婚;与杜秉山在2018年10月22日登记结婚,2018年11月19日登记离婚。

庭审中,张银凤的多名前夫出庭作证,证实张银凤在婚后经常找理由外出,天天要钱,找各种理由吵架闹腾,最后过不下去离婚了。

阜平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银凤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骗婚的方式,骗取他人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该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张银凤当庭自愿认罪,且案发前退还部分被害人所骗钱财,减少了被害人损失,可酌定从轻处罚。被告人骗取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责令退赔。公诉机关量刑建议适当,该院予以采纳。

2021年3月30日,阜平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张银凤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万元;责令被告人张银凤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向被害人刘谋义退赔36000元、被害人杜秉山退赔26000元、被害人李改民退赔79066元。

来源:法制与新闻

本文地址:http://www.mmjfs.com/post/9329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