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鬓厮磨小说(开国十大大将)

 admin   2022-07-30 18:27   5 人阅读  0 条评论
摘要:

<2016年一部名为《余罪》的网剧横空出世,拯救了岌岌可危的ip剧口碑。张一山凭借此剧,红透半变天。余罪第一季在豆瓣上都获得了惊人的8.2分评价。 橙瓜君的朋友圈也一度被此剧刷屏,生活中也有些朋友提到过此剧,几乎都是没有看过原著的用户。《余罪》在网络小说中,确实不算大ip,加上又是都市犯罪,用户群体较小,没有看过也正常,实际上...

2016年一部名为《余罪》的网剧横空出世,拯救了岌岌可危的ip剧口碑。

张一山凭借此剧,红透半变天。

余罪第一季在豆瓣上都获得了惊人的8.2分评价。

橙瓜君的朋友圈也一度被此剧刷屏,生活中也有些朋友提到过此剧,几乎都是没有看过原著的用户。

《余罪》在网络小说中,确实不算大ip,加上又是都市犯罪,用户群体较小,没有看过也正常,实际上,作为一个原著粉,我想说,原著远比你们觉得超级好看的网剧,还要再好看一百倍啊一百倍,以后有空了,橙瓜君再给大家好好推荐下常书欣大大其他的好书!

不过,今天咱要推荐的是另外一本精彩程度不亚于《余罪》的都市警匪小说---《反骨》。

这本书书名简洁有力,反骨一词铿锵有力,但从视角上来说,却是属于反派视角,有一点《余罪》的感觉。

主角做为一名警察派去黑社会的卧底,在感情上,的确有其挣扎之处,这里也可以看出此书不是一本简单的警匪小说,里面包含了一些关于人性的探讨!

本书和上回推荐的《网游之以德服人》,有一点很相同,就是两者均采用的是少见的第一人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论坛体。

这种写法对于场景转换、配角人物刻画等方面有很大的难度,与第三人称相比,有着很多的缺点,但,作为一部都市职业题材的小说,第一人称那种深入骨髓的真实感和代入感反而能够令读者更加入迷。

作品早在2010年就曾出版,名字被改成了《我在黑社会卧底的日子》,在文青扎堆的豆瓣上打分也居然达到了8分的好评!

与《余罪》不同的是,这本书里的主角并不是什么高智商天才,虽有些小市民的幽默诙谐,但性格整体略微平淡,除了一身少年时学会的一些拳脚功夫,与咱们身边的常人无异。

书一开篇,主角好容易才混上商场的保安,见义勇为后还被人误会丢了工作,受尽社会的冷眼,机遇巧合下才入了警校,好不容易混出头来,却又被赏识他的总队长逼着进黑社会当卧底。

任务的难度很高,对手是一个高智商的角色,早就把经营多年的黑帮洗成了白色的企业,连本领高强的国际刑警都对付不了,唯一的弱点是他有一个开夜总会喜欢好勇斗狠的侄儿阿勇,而主角恰好在入警校前就认识他。

卧底任务

施少强拍了拍我,冷笑了一下,说:“这几天发生了几件事,第一件就是国际刑警组织照会我们,他们好不容易安排进天翱集团的一个卧底失踪了,叫我们一同协查”。

唷,还有其它的卧底?我一愣。

施少强点了点头,说:“天翱集团只是他在国内的部分,蒙军这几年发展很快,资产逐步外移,在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新马一带都有很大的产业。他崛起的实在太快了,肯定有黑幕支持和洗钱运作。国际反犯罪组织早已经严密注视着他,这次国际刑警安排进他内部的卧底据说还是个学过MBA,懂得商业运作,身份相当隐密的技术型警察,好容易混到了中高层管理人员,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我吐了口烟,说:“MBA呀,夸不夸张了点”。

施少强摇了摇头,说:“一点不夸张,蒙军现在的公司,除了核心是家族权力外,其它部分完全已经国际化运作,而且他已经感觉到国内的压力,正在逐步向外转移资产,所以国际刑警这样的安排非常好,在他广揽经营人才之际,只有精通管理的人,才容易进入他的公司内部”。

我伸伸舌。说经营管理,我是百分百外行了。

施少强嘿地一笑,说:“他们走他们的路子,我们走我们的。况且他们的行动已经宣布失败,由此可见,蒙军这人有多难以对付,而且这人打过越战,心狠手辣,相信那个MBA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我倒抽了口冷气,赶紧调大空调温度。

施少强笑了下,说:“很冷呀,我说这些也是给你提个醒,蒙军这人很难对付”。

我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心寒,你说了半天,硬没说最重要的一点,你到底要我如何入手”。

施少强一踩油门,把车驶上了高速公路,说:“你急什么,自然有安排”。

在警察巧妙的设计下,主角终于顺利摸入了黑帮的内部,但性情耿直的他,完全不是当卧底的料,要接近的对象阿勇在卧底之前就曾经救过他,导致整个事件危机四伏,最终好勇斗狠的主角错手杀了人,同时被黑白两道追击!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面对这样令人窒息的局面,主角的警察上司和黑社会老大出于各自立场的不同,让感性的主角走上了一条出乎所有人想象的路。

警察的冷血

电话通了,施少强却没有我想像中的暴跳入雷,相反却沉默了好一会,方沉声道:“你的事,我刚才已经知道了!”

我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施少强强抑住怒火,叹道:“你要我怎么说才好!去自首吧,我帮你说情,法院我认识不少人,只要她没事的话,判不了多重的。”

说情?我冷笑一声,道:“对不起,辜负了你的希望,我已经没法回头了。何况,你也说了,要在她没事的情况下。”

施少强一怒,骂道:“你是存心和我做对是不是!你再这样执迷不悟,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我闭上眼,大大地喘息了一下,缓缓道:“从我答应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没法回头了!何况,你以为,我的手上,就真的只有齐思蓓肚子上的这一刀了吗?”

施少强一下怔住了。他自然明白我这话的意思,我的这个回答出乎了他所有意料。

沉默了一会,施少强道:“实话对你说吧,齐思蓓其实已经醒了,她已经说过不想追究你,但你是刑事犯罪,国家还是会提起公诉的,如果你自首,法院会考虑受害人的态度,加上我在暗中替你斡旋,你会判得非常轻。你现在回头,真的还来得及!如果你还这个态度,我以后想帮你都帮不上了。”

我笑笑,道:“到这时候,你还想来忽悠我呀,你直接说她醒了不是更好?”

施少强以为我心动了,不由笑道:“看你小子要怎么跟我耍花枪呀!我已经想过了,这事是比较意外,但从另一方面,也许也能对我们的计划也有帮助,你如果能入狱一段时间,蒙军肯定不会再对你有丝毫怀疑。”

我心中一阵巨寒,我根本没有想到,施少强到了现在,想得居然还是他的计划!而且居然想利用我入狱来作文章。

我深深呼了口气,缓缓道:“在你心中,我是否只是一枚棋子?”

施少强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不由顿了一下,方怒道:“你想到哪去了,我要是不关心你,跟你说这么多干嘛!行,你就当我刚才的话全是废话。你以后自生自灭吧!”

“我还有选择吗?”我不屑地一笑。要不是勇刚在旁边,我很想大声地说一句:“我杀了这么多人,还能做警察吗!”

“有!你一定有!只要你肯听我的,就把这次的事当成一个教训,肯去监狱呆一段时间,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担保,你将来不但还是个警察,甚至可以把我们共同的梦想一直做到完成!”

我自然明白他说的所谓共同梦想是指掀翻蒙军一事。不由轻轻摇了摇头,轻轻叹息道:“你还是想我去监狱!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做不到!”

我心中亦有点莫名的失落,腹中一阵阵的抽痛传来。这种痛疼的感觉让我无法冷静下来。我沉声道:“你看错了我一点,你要找的人,不该是我这样一个容易冲动的人,这个职业,是这样的我无法胜任的!”

施少强显然非常失望。我甚至可以想见他面上的极度失望神情,毕竟这条路,我已经走了半年,而且一直非常顺畅。就在他预感到我也许可以成功地接近蒙军时,我却忽然放弃。这种感觉,不止对他是一种打击,甚至连我都感觉到人生无常。

“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真想这么决定!你可知道,你只要说个是字,你要背叛的不仅仅是对我的承诺,而是背叛你自己自己未来的绵绣人生。你好好想想,你未来的路会如何黑暗?你想过没有!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施少强简直是用一种声嘶力竭的语气在我耳畔轰叫着。

我嘿地自笑了一下,看着窗外的繁星,轻轻道:“这世上,还有黑白之分吗?”

嘟的一声,我已经拨断了电话。

黑社会老大的温情

和施少强不同。电话一通,蒙军就笑了。笑声很爽朗。“居然还开着,不怕被警察盯紧?年轻人,听说你很厉害啊,男女通杀哦!”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指的男女通杀是指张海澄和贝儿。不由有些无奈地道:“对不起蒙总,这事的发生我也觉得很意外。”

“慢长的人生之中,如果没有几件意外之事,不是太过无趣了吗?”蒙军道。然后冷语转冷,略带点不客气地道:“只不过,伤人而已,根本算不上天大的事,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这种事跟吃个青菜豆腐一般寻常,何必搞到要跑路呢?何况,男儿敢做敢当,这样一跑了之,似乎有点不太妥吧。”

我轻叹一口气,道:“我有苦衷的。”跟蒙军说勇刚的事毕竟还不是太妥。只得道:“我现在准备跑路了,还开着你的车,希望你不要介意。”

蒙军笑笑,也没追问我这么匆忙逃跑的原因。道:“人各有志,你既然想跑,一定有你的理由。车本来就是给你的,你想开到天边都没关系!你也帮过我很多忙,还救过妤静和勇仔,一辆车算什么。只恨我不在A市,不能给予你更大的帮助。”

联想起施少强的态度,蒙军的这几句话竟一下给了我种温暖的感觉。我谢道:“车我以后会设法送回来的,现在就算暂时借用一下吧!”

蒙军道:“我今天才到沿海分公司这边,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不能立刻赶回来,刚才管夫子打电话来说,警察已经派人到山庄找你,我一接到他的电话,就赶紧联系你了。你直接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会给你提供一切方便。”

我心头一动,以蒙军的能力,如果开下了这个口,别说只是帮助我们逃亡,就是帮我们立刻偷渡到国外去也没什么难度。但我转念想到勇刚,不由微摇了摇头,就算蒙军肯帮我,但勇刚也是大罪之人,蒙军没帮助一个素不相识之人的。

心念至此,我道:“多谢蒙总你的好意了!可这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事,已经给公司造成了很大麻烦。如果再要你帮忙,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

蒙军轻轻嗯了一声,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后天会去C省,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哪,哪里有我不少的朋友在,对你们应该很有帮助,何况我很想我们一起吃个饭,有件事想和你们研究一下。你替我跟你兄弟说一声,我很想见他一面。”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呢?何况蒙军不是不知道我们正在逃亡,很不方便和他见面的。我心中尽管很是困惑,但蒙军既然不说,自己也不方便追问。只得点头道:“到时看吧,还不知道下一步要去那呢!”

蒙军道:“相信我的话,你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可以保证我的电话不会有人监听的!我知道你们现在比较麻烦,不过我想凭你们俩的能力和本事,应该不是问题的。好,不多多说了,现在不是和你们聊天的时候,有机会的话再详谈。”说着道了声祝你们好运,就挂断了电话。

逃亡之路无比艰辛,天性善良的主角这时候认识了书里的女主角,一位貌美如花的平面模特兼业余演员,在他最痛苦和艰难的时光里,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人,展开了一段嘀笑皆非却又刻骨铭心的恋情。

恋情

“来两个葱花大饼!”我走到一个路边摊前,对着摆摊的大娘道。

正要张口大嚼,身边忽然伸过一只纤细的手来,拿着一瓶纯净水朝我晃了晃,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传来:“这么吃,想噎死呀!”

我怔了一下,猛然转过身去,只见周易裹着件厚厚的淡青色羽绒服,戴着顶毛线小帽,正一脸气嘟嘟地望着我,显得可爱无比。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美女呀!”

我的心一下从极度的冰凉中沸腾起来,心中那种突如其来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这一瞬间,我才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对我有多重要!

我几乎是有点忘形地把大饼和行李一扔,一下把周易给拥抱起来。周易啊的尖叫一声:“下流胚,你干嘛呀!”

我笑了笑,道:“该我来问你,你怎么会跟上来的。”

周易哼一声,冷冷地扫了我一眼,脸终于有点忍不住一下转红了,轻声道:“放开我啦,这有人看着呢!羞不羞!”

我轻轻摇了摇头,眼睛柔情无限地看着她,轻声道:“我不放了,一路上我跟自己说,我如果还能有机会再遇到你,就绝对不再会错过你!”

周易挣扎着,终无力地垂落在我怀中,嗔道:“你这家伙,身份证不在我这呢,想当盲流呀!”我笑笑,道:“你还没还我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不会是你故意扣着我的吧!”

周易在我腰肋间狠狠掐了一下,气骂道:“你去死吧,良心给狗吃了!早知道我一把火给烧了!”我笑笑,道:“你舍得吗?”周易恨恨地道:“拿火机来……”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公园的长树下,传来几对不畏寒的年轻恋人喃喃情语。

周易偎在我的胸前,抚着我的脸,轻轻道:“我不知道你从何而来,也不想知道你要到哪去,我也不想知道你究竟有什么事一定非做不可,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后悔的!”

我心中有点怅然,道:“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吗?”

周易嘻嘻一笑,道:“你还记得吗?你问过我,喜欢平淡富足的生活还是一生奔波。”我点了点头,周易抿了抿嘴唇,道:“我还很年轻,一生坎坷奔波就算了吧,不过趁年轻的时候多体验一下异样的生活,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说着一下从我腿上坐起来,恶声道:“我可先说好了,你从这一刻起,不许再伤害我,不许再说不爱我,不许再看别的女人一眼。”

我心中暗暗靠了一声,自己才刚刚说了一声喜欢她,就换来这种凶恶的态度对待!

周易双狠狠在我腿上掐了一把,怒道:“就知道你又骗我,信不信我去警察局告发你!”

我吸了口冷气,无奈道:“我说姐姐,我可什么话也没说吧。”说着我哼哼道:“再说了,前两条还凑合,不许看别的女人一眼,这也太难了吧,我又不是瞎子!”

周易怒道:“说不许就不许!”

我嘿嘿一笑,道:“这么凶干嘛,我大不了当着你不看,背着你嘛……”

“你敢!”周易大叫一声,忽然一下用枪对着我的脸,嘻嘻笑道:“你要是敢对不起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惊了一下,在方才的耳鬓厮磨下,自己刚才不是一般的迷醉,什么时候被周易把枪摸了去,竟然没有一点知觉。这女人身上,确实有种特别的魔力,一嗔一笑,一怒一伤,都是如此的让我痴迷和感动。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走投无路的主角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靠自己本来要扳倒的黑社会大哥蒙军!

而接下来的剧情发生了神转折!蒙军竟然将主角派到了另外一位跟他不对付的黑社会大哥身边做起了卧底!

就在主角陷入多方纠葛,以为自己走上了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的道路时,他惊奇的发现,所有这一切竟然都是警方精心布置的一个局!

警方的任务、黑道的兄弟、心爱的女人和往日的朋友,主角该如何抉择?上演怎样的割袍断义,又是如何维护爱情付出血的代价?这些疑问小编就不能再剧透了,需要各位读者们到时候自己去一探究竟了。

另外,橙瓜君再给大家透露一个小八卦,作者本人就是警察出身,曾经参与过某地的反黑大行动,以卧底的身份潜伏在黑社会内部搜集罪证,亲历了这些底层的阴暗面,因此这本书内还有大量的黑社会底层古惑仔的描写,最重要的是这些描写可都是非常的真实哦!

黑社会斗殴

小伍眉宇一拧,被小K激不过,一下冲了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抄了根装修用的木料。手一挥,向小K头上猛砸过来。

小K刚才一个大意,被伍卫国给击了一拳,早就存心报这一拳之仇,现在见对方主动了手,正合心意。小伍刚才被众人一阵狂踢猛打,早已经全身是伤,不去医院已经算是硬汉了,居然还敢率先动手,连我都不禁佩服他的勇气。

小K见对方一棍砸来,手一抄,一个饭盒砸了过去,啪的一声,饭盒和木棍在空中相击,残羹剩饭全部泼落出来,把站得近的兄弟们溅了一身。

这一下相击,宛若一个炸药引线被点燃。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嚣张惯了的,哪里会理会什么江湖格斗只许单挑的老旧规则。见有人动手,早已经手痒难耐。不知道是谁率先跟着又是一个饭盒朝对方砸了过去。这一下更激起对方的怒火。

去你妈的!几句脏话响起,双方原本泾渭分明的界限一下混乱了。已经有十余人冲上去,一下扭打在一起,这个局面,即使是秦正阳和甜菜,都已经不能控制。秦正阳本来还想大喝一声劝止的,却不知被谁给击了一拳,一下也火了,抓过对方的衣领,就是一膝还了过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下响彻厅中。小小的偏厅中立刻乱成一团。三十余号骁勇的男人打斗起来,场面可不是一般的可怕。幸好今天除了肖万全在内场的几个私人保镖有武器外,无论是肖进还是肖世杰的手下,都是临时来客串保卫的,所以个个都难得的衣冠楚楚,而且身上没有带重型利刃,否则现在肯定早已经拔刀相向了。

饶是如此,场面也越来越混乱不堪,拳头已经不足以解决问题,人人都是抓起能抓的所有东西拼命打砸。花盆、花瓶、水杯……几乎所有能抓的一切,幸好这间偏厅刚刚清理完要做别的展厅用,显得空荡荡的。也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供当武器的,否则只怕已经有人重伤倒地了。

群殴!我心底冷冷一笑,这可是我的少年至爱!虽然明知打起来很可能全引到警察来,对我现在相当不妥,但耳畔听着嘶叫与拳脚声,心中那种少年时的热血一下又点燃了。有种莫名的冲动感,这种感觉,我差不多已经有六七年没有经历过了,在跟师父学习格斗以后,在他的严格要求下,我已经很少有机会参与这样的C型群殴。少年时曾经在我们这矿山上进过夺矿的几个黑帮大型械斗,五百人以五百人的对决,那种大型斗殴是被我们称为A级群殴的,场面火暴无比,甚至可以打到敌我不分的混乱境界。

对方毕竟多着我们十来人,这时候对方已经有人冲到了我面前,这人力道甚大,挥着一个椅子就向我迎头猛砸而来。

“不知死活!”我身子微微一侧,一下闪过他这死命一砸,右手已经一个勾拳,直击向他的面门,这家伙个子虽大,身形倒还灵活,竟然闪过了我这一拳,然而对我这样专业格斗者来说,他实在不堪一击,就在拳扫空地瞬间,我已经一个疾转身,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转,以急速无比的一脚撩脚撂向了他的面门。啪的一声脆响,这诺大的身型,居然被我给扫出了三四米。

这种只凭拳脚的群殴实在是有趣,感觉身边所有人都成了任我练习拳脚的沙包,我两手呼呼猛击,抓过衣领就是当胸一拳,要不是就是一个侧踢,甚至还玩上了背摔。如果有摄像机在地着我追踪拍摄的话,简直会让人以为是在拍摄一部英雄主义的功夫电影。

对这些孔武有力,平时只会依仗着西瓜刀来欺行霸市的人来说,我和他们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没有武器在他们手中,简直就是一个字菜。我几乎只是使用了三四层的力道,就在数十秒间打翻了四五个人。旁边的人还在捉对厮杀,我的旁边四五米处,就有打爬在地上惨哼不已的几个对方壮男。

“啊!”就在我打得非常顺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惨叫,回过头去,我们都是脸色一变。只见张跃飞和一个我还叫不上名的肖世杰手下不知何时,都已经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惨哼不已,腹部都流着鲜血,滚得地面上一地的血痕。

我们都是一惊,通道对方动刀了?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惨叫声惊得都是一停。放眼扫去,只见对方一个黑衣人手中,已经脱掉了衣服裹在手里,拿着一块巨长的玻璃。玻璃上鲜血淋漓,竟然是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砸掉了窗玻璃,找了一块当利器。在这近身混战中,忽然手持杀人利器,自然是一刀一个。

秦正阳拳头一紧,大吼一声:“**!”已经一下抽出了腰间的皮带,向那手持玻璃的家伙一皮带疾甩过去。众人只是惊了这么几秒,一下就都醒了过来,啊的又是疯涌而上,立刻又是一片混乱不堪的厮杀。

这第二度格斗,完全不似刚才那种只以拳脚相向了,有血的刺激下,两边带有匕首的人都是一下想起了用利刃来解决。纷纷亮出了匕首,啊啊两声惨叫,又是两个人中刀倒地。没带有匕首的都在刚才那家伙的提醒下,几脚把玻璃门给踹得粉碎,随手拿起玻璃就是向最近身的对方刺去。也不管玻璃是否会先划伤自己。

这种群殴就怕是有人被刺伤,一刺伤后绝对就会升级成屠杀的。在鲜血的刺激下,每个人都会呈现出一种疯狂的斗殴天性。何况这些本就是些混黑道的。骨子里都带着桀骜不驯的野性。

我心中微寒了一下,暗想这样下去可不妙,如果有人报警,这里毕竟是E市的会展中心,附近就会有派出所的,不用几分钟就会有警察赶来。正在考虑自己是否要先行闪人时,我们这边已经被对方又干掉了两人,对方毕竟人多,在这干掉一个少一个的场合中,人多就是优势。更何况我在对方出刀后,已经停止了格斗,退在了后面。

“快跑!”我们这边不知是谁首先怯弱了,忽然推开后门就向里狂冲而去,这间偏厅的正门已经被对方所守着,唯一的出口就是靠近我们的一道后门。

在这种群殴中,气势非常重要,如果一方忽然出现心理崩溃,很容易就呈一面倒的态势。这一下肖世杰这边的人都互相望了望,只是迟疑了数秒,已经不约而同地向后门狂跑而去。就连挑起事端的小K都慌不择路,显然他知道自己再不跑的话,只怕连命都要送掉。跑得如此慌,甚至连倒在血泊中的张跃飞都已经不顾。

“想跑!没这么容易!”对方狂吼着向我们冲了过来。

秦正阳显然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由也慌了一下,毕竟肖世杰亦或肖万全都还有时辰广场内开着Party,自己却在这边内斗,而且伤了这么多人,完全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他也没法考虑这些了。对方已经如疯狗一般持着匕首或者尖锐的玻璃向他杀了过来。

好了,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已经对这本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了呢?在此,橙瓜君再提醒下小伙伴们,这本书前期或许没有那么精彩,但是当主角开始进入黑帮,一步步混上去的时候,你们会发现一个非常真实和精彩的故事。

如果要拿电影来对比,《余罪》就好像李连杰的功夫片,主角虽然也会有危机,但是智商超高的主角,总是能化险为夷,不会遇到真正的危险,而《反骨》就像成龙的功夫片,主角会受伤,也会被反派打倒!他的功夫则更加真实!

可以说,两本书完全是两种类型不同的警匪故事,但精彩是相同的!

看看小图这位豆瓣的书友的评价大家就明白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怎么样?想看书的,直接百度搜索吧!

本文地址:http://www.mmjfs.com/post/9331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