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欢txt下载全文番外百度网盘(久热色拍拍)

 admin   2022-07-30 18:27   3 人阅读  0 条评论
摘要:

<本故事已由作者:执笔诉清欢,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1“栗梓,你给我把门打开!”门外苏娜的踹门声响彻天地,加上她独有的狮子吼,让栗梓连打了好几个寒颤。再让她踹下去,估计就该被邻居投诉了,在被警察叔叔训话和可能承受的身心攻击两者间,栗梓无奈的选了后者。栗梓起初只是...

本故事已由作者:执笔诉清欢,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栗梓,你给我把门打开!”门外苏娜的踹门声响彻天地,加上她独有的狮子吼,让栗梓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再让她踹下去,估计就该被邻居投诉了,在被警察叔叔训话和可能承受的身心攻击两者间,栗梓无奈的选了后者。

栗梓起初只是开了一个小缝试探,苏娜眼疾手快,拿脚一挡就钻了进去。

“好啊你,作为当代大好青年女医生,身坚志残的代言人,敢做不敢当了是吧!”

栗梓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她一猜苏娜就是来质问她的,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和离谱,她自己也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苏娜往沙发上一瘫,翘着二郎腿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说吧,事儿都已经发生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栗梓斟酌再三,偷瞄了几遍苏娜的脸色才敢开口,“呃,这个都二十一世纪了对吧,情啊爱啊的都是表面,一场意外而已,要不……”

“好啊你,你就是想赖账是不是,穿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你享受的时候怎么不……”

栗梓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要是再任由这位小祖宗说下去,不定什么字眼都能蹦出来,毕竟,苏娜可是他们医院男科出了名的苏大胆苏医生!

“我没想赖账,关键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了,再说了,这事儿很正常,都是性情中人,要不就……”

“少废话!”苏娜一把掏出户口本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地瞪着她,“把你户口本拿了,扯证去!”

“跟谁!”

“还能跟谁,你把谁睡了就跟谁啊。”

苏娜一脸的奸笑,“这么多年了,我总算是把这个木头疙瘩给送出去了,还想拒签,门都没有。”

2

栗梓最近头很大。

因为一个渣男和两瓶酒。

本来,作为一个上班兢兢业业,下班吊儿郎当的骨科女医生,没经历过医患纠纷,没遇到过重大挫折,在医院口碑良好的她,前路一片光明,日子有滋有味。

男友是上市公司副经理,怎么着也算得上一支优质股,在外人眼里,她可谓是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新世纪女性榜样。

生活一直对她很善良且纵容,所以当她看到那辆熟悉的车,熟悉的副驾驶上出现了一支陌生的口红时,她异常淡定的瞥了一眼开车的男友张奇,随后把那支口红装进了口袋。

从小智商就高于常人的她自然不会傻到一哭二闹三质问,她可是理智与感性并存的美女医生。

在淡定且谨慎地搜集了三天的证据,并且亲眼目睹了一场难舍难分的拥吻后,栗梓很是时候的冲到了他们面前,把那支口红砸在了渣男的脸上。

旁边的美女一声响彻天际的惊叫,飞快的躲进了渣男身后,栗梓冷笑一声,“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娇弱美人,原来肺活量挺大的啊,早知道这支口红就甩你脸上了,毕竟要物归原主嘛。”

栗梓走得潇洒决绝,即使对方是交往了一年多还算得上优质的男人,对于劈腿,她从来都是零容忍。

跟医院请了假,栗梓决定去放松一下,找了个离家近的酒吧,打算一醉方休。

渣男什么的,在这个时代,简直太常见不过,就当看见狗吃屎被恶心了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不是太难过,就是感觉堵得慌,她竟然被绿了!两杯酒下肚,栗梓愈发觉得憋屈,倒不是别的,而是就在半个月前,她还送了渣男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没想到人家早就有了“表”。

栗梓掏出手机给苏娜打电话,断断续续地吐槽着,电话那头苏娜问了地址,随后抛下了一句,“等着,去接你。”

栗梓的酒量并不好,不是一杯倒,但也好不到哪去,喝了两瓶,就开始目光涣散,眼神飘忽了。

恍恍惚惚间,她看见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貌似长得不错,身材修长,脸蛋清秀,看起来年纪不大。

不就是男人吗,本姑娘分分钟就能搞定一个,有什么大不了的。

心中有了这种想法,她很快运用到了实践当中,拿着一杯酒就对人家进行了邀约,“嘿,弟弟,约吗?”

“……”

3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栗梓皱了皱眉,缓慢的睁开眼睛。

宿醉过后的滋味并不好受,头疼,肩膀疼,还有……

栗梓突然反应过来了不对劲,她是喝了酒,又不是去工地搬砖,怎么全身都疼。

脑子迅速清醒过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栗梓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环视四周,这床,这摆设,这是酒店啊!

她在心里边祈祷着,边缓慢的扭头看向身边,顿时一口凉气卡在了嗓子眼,她把别人给睡了!或者是“被”?

这些都不重要,栗梓当机立断,穿上衣服就要跑路,她可不想大眼瞪小眼,再深入探讨一下昨天醉酒后发生的荒唐事。

思忖再三,栗梓掏出身上仅剩的两百块钱,压在了杯子下面,她可是很有公德心的优良大姐姐,不能白占人家便宜,毕竟是她主动的。

就在栗梓刚要往出走的时候,身后幽幽地响起了声音,“姐姐要去哪?”

分手后买醉一夜,醒来我被小6岁帅弟弟拦住“姐姐要去哪”

一声姐姐,把栗梓的魂都吓掉了三分,她转过身尴尬的笑,“你醒了啊,我,我要是说我去给你买早餐你信吗?”

栗梓等来的是一阵笑,那笑轻快但掺杂着打趣,“你不是把兜里的钱都留下了吗?”

栗梓顿时觉得尴尬无比,她要是没穿鞋,都能用脚趾在地上抠出个三室一厅来。

“我叫江舟,江河的江,轻舟的舟。”

“啊,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啊!”

“我昨天刚满二十二岁,昨天是我的生日。”

栗梓在心里嘀咕,你跟我说这个干吗,我不感兴趣啊!

嘴上却还得附和着,“好年轻,好年轻啊!”

江舟继续道,“那,我们算是男女朋友了吗?”

栗梓一愣,脸上缓缓打出一堆问号来,不是吧,还遇上一个这么纯情的?

好天真,好天真啊!

“那个,小弟弟啊,姐姐呢,一会还有事儿,山水有相逢,有缘自会再见,保重哈!”栗梓飞一般地冲了出去,要是再待下去,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她一个二十八岁风华正茂的妙龄“少女”,怎么能就这么栽在一个小毛孩子的手里,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4

飞快逃出去的栗梓惊魂未定,掏出手机给苏娜打去了电话。

“你不是昨天晚上要来接我的吗,人呢?”

“给你半个小时,赶紧收拾好,医院下面咖啡厅见!”

电话那头,苏娜还在睡梦中,呓语不清地应了一声。

栗梓在咖啡厅等了好一会,苏娜才姗姗来迟。

“大姐,我今天休班啊,大清早地就电话轰炸有没有人性啊!”

“少废话,你知道昨天我经历了什么吗?”

栗梓简单地概括了一下昨天的事,换来的却是苏娜无情的嘲笑。

“不是吧你,你昨天发生的事儿,放到黄金档,绝对是一部四十多集的大戏啊,被渣,然后一夜春宵,接着落荒而逃,你这是拿了男女主的双重剧本啊。”

“哎,话说你是怎么想到扔下两百块钱的,人电视剧里不都是撕支票吗,两百,亏你给得出来,我要是那弟弟,我得气死了。”

“你别嘲笑我了,要不是你昨天说要来接我,我也不会放心喝那么多,等到最后你也没人啊!”

“哎,你可打住,我昨儿个突然有急诊,不过我叫我弟去接你了啊,谁知道你跑去跟别人鬼混了。”

“你哪来的弟?”栗梓满头雾水。

“刚从国外回来,等下介绍你们认识。”

刚说着,苏娜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接了电话嗯了两声,说了现在待的位置。

“不用等下了,他一会就到了。”

“昨天我让他去接你,把你送到我家,谁知道到最后,打你电话也不接,打他电话也不通,俩人跟人间失联似的。”

“原来你是去一夜春宵去了,哈哈哈!”

栗梓无奈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事儿怎么那么凑巧且混乱呢,还是她宿醉后的脑子不太灵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江舟走进来,坐到她旁边,她才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江舟冲她笑,随后喊了一声姐姐,栗梓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

苏娜一脸不解,“我弟喊我,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栗梓的脑子突然就灵光了,她一拍大腿,指着江舟不敢相信地问道,“他,不会是你弟吧!”

“不是我弟,还能是你弟,如假包换的亲弟弟好吗。”

苏娜说出了这句话突然也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看看江舟,再看看栗梓,联想起来刚才栗梓说的事儿……

“我勒个去,你昨天遇到的不会是他吧!”

江舟在一旁人畜无害的笑,两位姐姐目瞪口呆。

5

“反正我不管,你得对我弟负责!”苏娜一副吃了秤砣的模样,赖定了栗梓。

反观栗梓,也是一副宁死不屈的壮烈画面,咬紧了牙关就是不松口。

“不是,我说我认识了你五六年了,你哪蹦出来这么一位弟弟啊!”

“老头子跟我妈离婚的时候,我弟才五岁,就跟他去了加拿大定居,因为关系不好,老头子都不让我弟回来看我们,我都是偷偷带我妈过去,现在我弟长大了,毕业了,才自由了。”

栗梓知道苏娜跟她爸的关系很不好,因为当年,他爸妈是因为一个女人才离的婚,但是苏娜从来没说过她还有个亲弟弟啊,关键是一回来就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她实在是无福消受啊!

“我可跟你说啊,我弟,木头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清纯得很,要不是怕他受伤,对爱情失望,我才不便宜了你呢。”

“呵,那我还得谢谢您嘞!”

苏娜一记眼神杀,栗梓乖乖的闭上了嘴。

对症下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解决这件事,还得找江舟。

还没等她去找,江舟先找上了门。

“抱歉,我不知道我姐来找你,对不起。”江舟上来就是一句诚恳的道歉,打乱了栗梓的思路。

“我已经跟我姐说过了,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看来弟弟还是深明大义,知进退的,栗梓放心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现在就领证有些快,毕竟我没有谈过恋爱,你也对我不是很了解,我怕草草结婚,会让你对婚姻失望。”

滴水不漏,情真意切,栗梓差点就要被这偶像剧暖男的设定打动了,在艰难的捕捉到了恋爱这个敏感词,她才勉强把理智抽离出来。

“恋爱?我和你?”

江舟认真的点头,“所以,栗梓,请和我交往吧。”

栗梓有些晕头转向,二十八年的“少女”心怎么还有了复苏的迹象呢?

6

江舟很不错。

至少从外表上来看,是放到人群里绝不会销声匿迹,而是闪闪发光的那类人。

正因为如此,才让栗梓更苦恼,天知道,她一向的择偶标准都是颜值即正义。

但,小朋友认真的追求也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中午休息的时候,栗梓买了一份炸鸡饭,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医院走廊传来一阵不小的骚动。

科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小护士两眼放光,“栗医生,外面有人找。”

栗梓顿感大事不妙,果然,江舟被一群小护士围了个水泄不通,八卦的气息从四面八方钻到了她的鼻子里。

“栗医生,这个弟弟是谁啊?”

“这么帅,不会是……”周围响起一片小护士的窃窃私语和笑声……

“好了,好了,都没事是吧,散了吧!”栗梓平日里在医院是很开朗和善的那种性格,所以免不了被这些小护士开玩笑。

栗梓拽着江舟往科室跑,身后一片嬉笑声,让她恨不得把头钻进地板缝里。

“你这个时候来干吗,我还要上班的。”

江舟一脸无辜,“可是我姐告诉我,这个时间你休息,你放心,你要是有工作,我不会打扰你的。”

江舟一脸的我很乖,让栗梓有火也发不出来。

“我妈让我给姐姐送馄饨,我想着离得很近,就过来看看你。”

“哟,感情我是捎带的啊。”栗梓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里酸味满满。

谁知江舟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小小的芝士蛋糕,放到了她桌子上。

“我听姐姐说,你喜欢吃芝士蛋糕,尝尝看这个可以吗?”

而后,他俯下身,凑到栗梓的耳边,温热的呼吸洒在栗梓的侧脸,让她接连后退,从脸红到了脖子根,“你,你干什么!”

江舟弯起眉眼,紧跟着近了两步,“记得把蛋糕吃掉,我先回去了,下班我来接你。”

他说完欲走,栗梓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谁知江舟又突然转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

“啊?”

“我说,你不是捎带的,我姐姐只是借口,我来看你的借口。”

门关上了,栗梓的心不消停了,不是说没谈过恋爱吗,怎么这么能撩,还是说,是她太不稳重了?

7

一下班,栗梓收拾好就马不停蹄往外赶,不是她有急事儿,而是她实在是怕,怕弟弟又找上门来。

可刚出医院大门,江舟早就在车旁等着了,他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栗梓顿时想偷偷溜走或者钻进哪个地洞,江舟把玫瑰递给她,又替她打开车门,栗梓已经看见几个面熟的小护士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飞快的钻进了车里。

“你要带我去哪?”栗梓别扭的开口。

“嗯,我想先带你去吃饭,然后去看电影,你觉得呢,可以吗?”

这该死的温柔语气,怎么还会有男孩子在每一句后面加一句,可以吗?这也太过于致命了吧!

心里面翻江倒海,面上还是要装作波澜不惊的,在弟弟面前,成熟稳重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想吃什么?”

江舟边给她扣安全带,边开口问道。

栗梓灵光一闪,笑着开口,“吃什么都可以吗?”

十分钟后,看着满圈乱窜的大鹅,江舟愣了。栗梓轻车熟路,一撩头发,撸起袖子,撒腿就跑,几分钟后,在满是鹅毛硝烟的战场中,栗梓抓着一只肥硕的大鹅胜利而归。

“我跟你说,这鹅吧,得自己亲手抓的,吃起来才有味道。”

厨师乐呵呵的,脸上的肉跟着一颤一颤,“又是自己抓的鹅啊,小姑娘厉害哦!”

看样子,栗梓不是第一次来了。

冒着热气的铁锅炖大鹅很快端了上来,栗梓毫不客气,丝毫不顾及吃相,大口啃了起来。期间,她还偷偷用余光瞄了一下江舟,江舟有些发愣,也没怎么动筷子。

栗梓嘴角扬起笑来,目的达成,这下还不把你吓跑。

酒足饭饱,栗梓满意地打了个饱嗝,“好了,吃饱了,走吧。”

看江舟有些出神,栗梓在心暗想,这小子不会是嫌丢脸,想着怎么把我丢下跑路吧。

江舟迟缓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满盘的骨头,一本正经的看着栗梓,“你说我们以后要不要包一个养鹅场?”

“……”

被大鹅撑着的栗梓电影也不看了,就想着走一走消消食。

江舟很乖地走在她外侧,八月的风有些闷热,吹得人很是烦躁。

栗梓微微抬头就能看见江舟好看的侧脸,年轻真好,整张脸上都是胶原蛋白。

看着看着,就跟他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或许是气氛到了,又或许是那阵风刚好撩拨了她的心弦,当她踮脚吻上江舟的时候,脑子里的那根弦“砰”的一声断掉了!

8

栗梓觉得很丢脸。

昨天晚上那个铁锅炖大鹅味的吻让她落荒而逃。

关键是,明明是她强吻了江舟,怎么反而落荒而逃的也是她呢?

栗梓在这一瞬间终于明白了纣王的无奈,不是定力不够,而是敌人太“凶残”。

江舟的电话响起的时候,吓得栗梓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我在你家门口。”简短的一句话让栗梓慌了手脚,她飞快的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很乱,脸上很油,还有两个黑眼圈……

光速收拾了一下,过了五分钟,栗梓才给江舟打开了门。

江舟笑着把手里的小笼包放下,“我姐说你今天休息,我就来给你送早餐,等你吃完饭,我们一起去游乐场,可以吗?”

栗梓轻咳一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个,江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昨天,我是一时冲动,对不起!”话一出口,栗梓真想抽自己两巴掌,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渣女语录啊,明明做了还找理由开脱不负责任。

江舟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我以为,我们已经算是交往了……”

反正渣都渣了,索性渣到底,栗梓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江舟,没必要的,你不用想着对我负责,那件事只是一场意外。”

“你还小,不要把一瞬间的感觉当做是爱情。”

栗梓越说越觉得心虚,貌似不是江舟该对她负责,当初霸王硬上弓好像的是她……

苏娜说她这个弟弟没谈过恋爱,不会因为她对爱情失望,一蹶不振吧,那她不成了罪人,还不得被苏娜砍了!

思虑至此,栗梓有些害怕,她刚想说些什么来弥补一下,江舟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很是认真,“我不小了,我很清楚什么是爱情,我是没谈过恋爱,但这不代表我不懂爱情。”

“还有,那天晚上只有你喝了酒,我没有,我很清醒。”

江舟步步紧逼,把栗梓堵在了墙角,“我知道你觉得我比你小,但这不代表我不成熟。”

“栗梓姐姐,我二十二岁了,工作稳定,收入可观,没有不良嗜好,不爱打游戏,会做饭,我知道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但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对你好。”

“所以,你现在,和我试着交往一下可以吗?”

江舟一句姐姐,叫的栗梓浑身酥麻,想她不说是情场老手吧,怎么也属于成年后就没有感情空窗期的那种,怎么被一个小孩子三言两句,她就想缴械投降了呢?

9

栗梓这几天心里乱得要命,偏偏苏娜还拿着手机,很是认真的问她觉得哪张请柬好。

“苏娜,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我当然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是,江舟也是我唯一的亲弟弟啊,再说了,你嫁给他,咱俩这关系,还不是亲上加亲。”

“不是,我很认真问你,你真觉得我和你弟适合在一起吗,我们总共也就认识了不到一个月啊。”

苏娜翻了一个白眼,“你听听这像是你说出来的话吗,你当年不是还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学长在一起了,凭什么到了我弟这儿,就不行了,再者说了,你不想在一起,干吗和人家……”

“行了,打住!”栗梓及时止损,打断了她的话。

“关键是我比他大啊,而且足足大了六岁,我从来没和比我小的男生谈过恋爱。”

“女大三,抱金砖,你这都抱两块了,怎么着也是我们家赚了啊。”

“哎呀,你就别开玩笑了。”栗梓很是无奈。

苏娜沉默了片刻,很认真的看着她道,“栗梓,其实我弟他挺苦的,老头子对他是不差,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但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亲爸后妈,他过的并不幸福。”

“他喜欢把事情都藏在心里,所以他从小比同龄的男孩子多承担了很多事,也成熟很多。”

“还有啊,有件事他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你很有必要知道。”

晚上下班,江舟一如既往地在医院门口等她。

车里,江舟照常问她想去吃什么,栗梓迟疑了片刻,开口道,“江舟,我们是不是在很久以前见过。”

江舟愣了一瞬,踩下了刹车,在路边停了车。

“你还记得吗?”他小心翼翼的开口。

“抱歉,是你姐告诉我的。”

江舟猛地摇头,“不,没什么好跟我抱歉的,是我该说抱歉才是。”

“你干吗说?”

“是我抱歉,一直等了这么久才重新遇到你,抱歉是我年纪太小,没有刚刚好经过你每一天的人生。”

“我之前没有奢望过能再遇到你,但是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明白了,我人生之前所有的不幸都是为了这一次的幸运。”

江舟十四岁的时候,爸爸回国谈生意,他百般乞求才得以跟着来,但是只能见妈妈和姐姐一面。

他趁着爸爸外出谈生意,自己一个人偷偷从酒店溜了出去,因为太心急,下楼梯时踩空了两格,崴到了脚。

不能叫酒店的人,到时候爸爸知道了他就不能见妈妈了,可是脚很疼,忍着站起来也没办法走。

正好在这时,栗梓打着电话走了过来。

“好了,妈,我知道了,酒店订好了,学校组织的啊……”

她瞥了一眼,就看见了墙角的江舟,看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和捂着脚踝的手,心中便明白了大半。

挂了电话,她蹲下来问他,“小弟弟,扭到脚了吗,需要我帮你叫人吗?”

江舟摇摇头,努力站起来,表情因为疼变得有些扭曲。

栗梓伸手拦住他,“你脚扭到了,不知道伤没伤到骨头,走是肯定不行的,你不愿意我叫人,帮你看看总可以吧。”

栗梓不容他拒绝,脱掉了他的鞋,用手摸了摸脚踝的骨头,松了一口气,“没伤到骨头,就是扭到了,你要是不愿意去医院,也不想叫人来,我可以帮你捏一下。”

“会有一点疼,忍着点。”

那时的栗梓是大三的学生,因为在医院里跟着实习过,所以普通的扭伤还是很有把握的。

江舟闷哼了一声,随后发现自己的脚好像好了很多,他轻轻地道了谢。

栗梓大手一挥,“不用谢,你现在自己就可以走了,我还有事,再见。”

江舟一直都半低着头,他只看清了,刚才的姐姐,眼睛亮亮的,笑起来很好看,还有,她的声音,真好听。

虽然最后,江舟也没能去看成妈妈,但那天成为了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天。

10

“那天,我姐让我去接你的时候,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你。”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或许是因为记了很久。”

“很可笑吧,或许对你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但你的出现让我第一次有了安心的感觉。”

栗梓心里一阵歉意,确实,对她来说,那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最多也不过是回去后和舍友说了三两句,但,它却在一个男孩心里藏了那么多年。

“其实,我都没奢望过能再遇到你,因为我也不知道就算遇见你,你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或者结婚了。”

“我姐总说我是块木头,不知道和女孩子多聊一聊,可是,你出现后,那惊鸿一面,是其他人从来没有给到我的感觉。”

“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可怜我,你也不用觉得为此有负担,我是心甘情愿,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都不要觉得抱歉。”

栗梓沉默了。

半晌,她抬起头来,“江舟,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只是因为那时候的感激,你要知道,年少的感激很容易成为爱情的错觉。”

“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我浑身的臭毛病,我不会做饭,但很会吃,我不爱洗衣服,但喜欢买,我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喜欢逃避,譬如你。”

“这样的我,你真的会喜欢吗?”

“那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时间去证明吗?”

江舟目光灼灼,眼神热烈,栗梓长叹一声,去他的年龄差,她什么谈恋爱要这么畏首畏尾了,或许,这次是想很认真吧。

栗梓又一次吻了上去,这次,终于不再逃避。

或许,那无意时的惊鸿一瞥,曾惊艳了别人一整个年少的时光。

我愿意用所有的青春时光去等一个人,因为她值得。还好,岁月从不曾辜负每一个深情的人。

一切的相遇都是刚刚好。

番外:和渣男的较量

一大早,栗梓的右眼皮就老跳,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吧。

苏娜说她堂堂一个医学生,还搞这种做法,不可取。

下了班,跟江舟去吃饭,这次她特意选了一个比较高雅的地方,毕竟是正式恋爱后的第十次共进晚餐,十全十美,图个吉利。

江舟去停车,栗梓就先去订位子,谁知狭路相逢,在门口和渣男张奇撞见了。

渣男的臂弯里依旧是那个小绿茶,本来栗梓想已经分手了了,相安无事也就过去了。

谁知道小绿茶可能是对上次的口红事件耿耿于怀,开始出言讽刺,“哟,老公,这不是你那个又彪悍又野蛮的医生前女友吗,怎么还来这么高雅的地方吃饭,要我说,旁边那个烧烤摊比较适合你。”

栗梓嗤笑一声,真是你不找事儿,事儿来找你啊,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她了。

“哟,我说怎么一过来就一股味,是不是狐狸尾巴抬起来了。”

小绿茶还没反应过来,栗梓就补了一句,“漏骚啊!”

“我来不来这儿和你没关系,再说了,我倒是觉得那烧烤挺适合你的,毕竟,这个地方可没绿茶。”

小绿茶气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扯了扯渣男的袖子,示意他帮忙。

没等渣男说话,栗梓就又开了腔,“要我说你俩还真是般配,有些东西吧,口味比较独特,就像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狗改不了……”

“狗改不了吃屎。”江舟搭上了后半句,栗梓一把挽住江舟的臂弯,冲着小绿茶冷笑两声,“破锅配破盖,您呐,可千万看好了自家的狗,别让他惦记上别人的肉。”

小绿茶惨败。

也不看看栗梓是谁,要口才有口才,再不济,身为一个骨科大夫,那还不是随随便便握个手就能弄个脱臼骨折什么的,谁敢惹!

番外2:和江舟的吵架

栗梓最近吃东西总是反胃,持续了一周,江舟觉出来不对劲了。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栗梓咬了一口梨,不以为然,“怎么会,我可是大夫,怀孕了我能不知道?”

最后,她看着两道杠开始疑惑,“不能啊,我就是胃不太舒服,肚子里怎么就多了个人呢?”

江舟很是无奈,“结婚后咱俩就没做措施,早晚都是要怀上的,你还是个大夫呢,反应这么迟钝,下午吃了饭我陪你去医院做检查。”

栗梓艰难的维护着自己仅剩的尊严,“我是骨科大夫嘛,呵呵……”

怀孕后,栗梓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地位下降了,喜欢吃的东西不能吃,干什么事情都要先汇报,还得让江舟批准。

于是,在超市里,因为一盒冰淇淋,栗梓生气了。

“我就想吃这个,我不要吃别的!”

“不行,医生说了,生冷辛辣的都要少吃,最好不吃。”

“我也是医生啊!”

江舟挑眉,“你是骨科医生。”

“你!哼,婚前都是问我可以吗,现在都是不行,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栗梓气鼓鼓地撅着嘴,江舟很是无奈,“好啦,我错了,别生气了。”

“那现在能买了吗?”

“不行。”

“……”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mmjfs.com/post/9331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