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妈妈(温时撩人意)

 admin   2022-07-30 19:04   4 人阅读  0 条评论
摘要:

<2020年的一天,在大连的一家医院里,两位头发花白的老夫妻,声泪俱下地向媒体求助。对着镜头,身躯佝偻的父亲曹肇纲一脸忧愁地说:“女儿,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的妈妈活不了几天了”。 此时,镜头旁边的母亲刘玉红已经满脸泪水,豆大的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让在旁的媒体记者都一阵揪心。通过老人们的叙述得知,他们在不久前被诊断出了癌症,曹肇纲...

2020年的一天,在大连的一家医院里,两位头发花白的老夫妻,声泪俱下地向媒体求助。对着镜头,身躯佝偻的父亲曹肇纲一脸忧愁地说:

“女儿,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的妈妈活不了几天了”。

此时,镜头旁边的母亲刘玉红已经满脸泪水,豆大的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让在旁的媒体记者都一阵揪心。

通过老人们的叙述得知,他们在不久前被诊断出了癌症,曹肇纲患了肾癌,刘玉红得了乳腺癌,因家庭拮据没钱治病,平时要靠着低保生活,生活很贫困。

他们的独生女已经20年不曾回过家了,17年未与父母联系了,如今,他们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于是恳请媒体帮他们找到自己的女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独生女留学德国后,为何突然人间蒸发了,现在又身在何处呢?本篇文章我们来了解一下,曹肇纲夫妇与独生女曹茜之间的恩怨。

望女成凤

1979年,在大连旅顺的一户人家,诞生了一位可爱的女孩。她的到来让父母很高兴,她出生时,父母已经快30岁了。同村的30岁左右的人,很多都已经有了二胎,甚至有些家庭还生了三胎。可他们才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大龄生女,这让夫妻二人非常兴奋。

他们给女儿取名为曹茜,对这个刚出生的女孩寄予厚望,恨不得捧在手上,疼在心里,父母一直将曹茜当作男孩来抚养,希望曹茜长大能成才,不再留在山村里过苦日子。

为了培养孩子,夫妻二人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女儿曹茜身上,把家里所有的好吃的,好用的,都先紧着曹茜用。

一个农村家庭,曹茜从小到大没干过一点活,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读书,学习;曹茜很聪明没辜负父母的期望,从上学时起在班级里就是尖子生,成绩一直排在前列,经常受老师的表扬。

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夫妻二人也有了骄傲的资本,每每说到女儿时,两人就一脸骄傲。

随着曹茜慢慢长大,父母对她的希望也越来越大,希望她越来越优秀,对曹茜的学业也越来越重视。平日里,为了给独生女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争取更优秀的学习资源,家里的支出不断增长。

曹茜全身心都投入学习中去,与父母的沟通变得越来越少了,父母几乎每天都在为钱而奔波,逐渐地,他们与女儿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

有时候,曹茜也会心疼劳累的父母,毕竟父母的付出,她是看在眼里的。她有时也想主动地承担一些家务活,减轻一下父母的压力,但每到这个时候,父母都只会说:

“家务活什么的,你不用碰,你只要好好读书就行了,只有好好读书,将来才有出息,才能光宗耀祖……”

一开始,听到父母这样说,曹茜满心感动,但随着父母对她的学习成绩,越来越看重,加之学业负担的增大,也给曹茜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

父母并不在意曹茜是否能干家务活,在他们眼里,女儿出息,出色才是最重要的,除了读书学习之外,其他的事都可以放一放。

有时候,曹茜只要去干一些别的事,父亲就会生气,会以特别严厉的语气要求她去学习。

父母这样做,本意是好的,却让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曹茜,与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她不理解父母为何只看重自己的学习;而父母也不理解曹茜,我们已经为女儿付出了所有,为何女儿还要跟我们闹矛盾。

平时工作压力大,夫妻二人与曹茜缺少沟通和交流,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想着与对方静下心来交流一下。

他们之间的裂痕,让他们没有办法维持正常的关系,终于在曹茜高考完之后,他们之间的矛盾爆发了。

被迫选择

1998年,曹茜参加高考,她从考场出来后,觉得一身轻松,结束了十几年的寒窗苦读,总算可以暂时放松下来,享受一下生活了。

从小在北方长大的她,非常向往书中描述的江南水乡,她希望趁着高考这个机会,去南方读书,感受一下浪漫的烟雨江南美景。

可当她满心欢喜地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时,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拒绝,父母压根就没给她商量的余地,女儿是独生女,父母根本不想让她远走,坚决要求女儿必须留在东北。

夫妻二人认为,他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辛辛苦苦将她抚养大的,怎能舍得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前往南方读书呢?况且,一个女孩在人生地不熟的南方,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在他们看来,无论女儿在哪里读书,最终也只能留在东北工作,何必在外面耽误这么长时间呢?夫妻二人,说什么都不同意曹茜去外地读书。

本来过去十几年的学习生涯,让曹茜非常压抑,特别是在上学时,在父母身边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父母除了让她读书之外,其他的事情一律不许她做。

她很少能像其他孩子那样,跟朋友一起出去游玩,她感觉到每天都活在父母的监督之下,本想着靠这次机会,能拥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任性一回,活出自己的人生,可是父母偏偏不同意自己远走。

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曹茜不得不选择留在东北,她知道自己没有经济能力,架不住父母的轮番劝说,最终在东北读了大学。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曹茜是一个听话的孩子。然而曹茜的妥协并没有得到父母的体谅,除了在大学的选择上,父母横加干涉,在专业的选择上,父母也强烈要求曹茜按照自己的选择去做。

父母认为,女孩子最好选择师范专业,毕业就当老师,不仅收入稳定,工作也很体面,在他们的认知中,老师是最好的职业,还有寒暑假,有一定的休息时间。

父母强烈要求曹茜报考辽宁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就在附近的城市当老师,这样,女儿离他们也不会太远。

可是,曹茜对当老师并不感兴趣,她想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那时候,曹茜对外语非常感兴趣,她想学习外语专业,毕业后做个翻译,或者从事金融专业也不错。

父母不同意女儿的想法,为此,曹茜跟父母大吵一架,曹肇纲看到女儿的态度,情急之下给了曹茜一巴掌,而这一巴掌,也让父女两个人的关系渐行渐远。

最终,曹茜拗不过父母,还是报考了辽宁师范大学,这是她并不喜欢的学校和专业,相对于兴高采烈的父母,曹茜却显得那么不开心。不过,上了大学后,曹茜可以住校生活,可以暂时离开父母的监管,一想到这里,曹茜还是很高兴的。

离开父母之后,曹茜突然发现生活变得美好了,身边不再有人限制自己的行为,她可以和同学一起逛街游玩,洒脱地生活。

或许,之前的学习生活太过艰苦了,读了大学之后,曹茜对一切与学习有关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了。渐渐地,曹茜开始逃学,从曾经的尖子生变成了差等生,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期末考试,曹茜竟然有五门功课挂科了。

这时,曹茜有些紧张,她知道,这样的成绩是没办法跟父母交差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在她心中滋生。

就在这个时候,学校传来消息,有一个出国留学的名额,这让曹茜眼前一亮,她想起自己没去南方读书就是一个遗憾,这次可以把握这次出国的机会,如果能出国留学,那么自己就可以完全摆脱父母的束缚了。

想到这里,曹茜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独自一人报名了。

为了能够拿到出国留学的名额,曹茜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所事事,她开始认真学习了,整日泡在图书馆里,经过一年多的刻苦准备,曹操终于在大二下学期拿到了出国留学的名额。

渐行渐远的亲子

出国留学本来是个大喜事,当曹茜怀着忐忑的心情想要将消息告诉父母时,她担心父母不会同意她出国留学的,毕竟,当初填报高考志愿时,报考南方的大学,父母都坚决反对,出国能行得通吗?

不过,让曹茜感到意外的是,父母并没有反对她出国留学,或许在父母看来,出国留学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是“光宗耀祖”的事,可以让邻里之间羡慕的事,父母的脸色也有光。

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年填报志愿时,父母与女儿已经闹僵过一次了,如果这次再闹僵,会让父母与女儿之间的关系走向极端……这次父母并没有反对曹茜的决定。

总之,曹茜出国留学了。在2000年9月,曹茜的父母东拼西凑了七万块钱,让曹茜坐上了去德国汉堡的飞机。

对于这次的分别,无论是女儿曹茜,还是她的父母,都没有想到,自从这次分别,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刚到德国时,由于语言不通,曹茜除了平时的功课之外,她还报名了一所语言学校,只是为了能尽快地学好德语。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繁重的课程占据了曹茜的绝大部分时间,使她没有能力再去勤工俭学了。

曹茜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为了送她出国留学,学费都是父母东拼西凑的,能借的亲戚早就借完了,父母留给曹茜的生活费就不是很多,到了德国没多久,曹茜就遇到了囊中羞涩的尴尬。

当曹茜给父亲打电话要一些生活费时,还没等她话说完,就迎来了父亲一如既往的训诫,父亲质询她,平时是不是吃喝玩乐把钱都浪费了,是不是没有把精力放在学习上,父亲越说越生气,并质问曹茜:

就知道要钱,你这是要我们的命

面对父亲激烈而又严肃的言语,曹茜根本就插不上话,而当时跨国长途电话很贵,一分钟要八块钱,曹茜无法详细地给父亲解释,也没时间向父亲解释,于是,还没等父亲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害怕父母的责备,平时省吃俭用的曹茜,后来连电话都不舍得打,这让家里的父母很不理解,所以,曹茜每次给家里打电话,他们几乎都要吵架一次。

2003年8月

,曹茜在德国结束了一年多的文化课,她凭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德国汉堡大学的硕士,开心的曹茜赶紧打电话给父母报喜。

可是,当电话接通后,曹茜还没来得及张口,父亲责备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了:

我以为你死了呢,你已经十个月没打电话了。

一如既往地责骂,让曹茜突然感觉身心俱惫,她没有回应父亲,而是默默地挂断了电话,这一次,是曹茜最后一次跟家里联系。

其实,父亲并不是不心疼女儿,每次女儿打电话要生活费时,曹肇纲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每每挂掉电话后,都会给女儿打钱,前后共打了3.3万元。

女儿能够成功出国留学,也让曹肇纲感到无比的骄傲,逢人便夸赞自己的女儿。

可是曹肇纲不会想到,她的女儿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女儿学业比较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3、4年过去了,曹茜的研究生已经毕业了,可她却依旧没有回国,甚至没有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这让曹肇纲和妻子刘玉红越来越着急。

女儿远在德国,夫妻二人也上了年纪,没有办法飞往德国寻找女儿,只能在家里慢慢等待。

无法和解的结局

时间逐渐过去了很久,为了联系到女儿,曹肇纲找到了女儿的同学。

同学也没有曹茜的联系方式,只是告诉曹肇纲和刘玉红,曹茜曾不止一次向他们说自己的家教太过严格,平时除了读书写作业不能干其他的事情,一些看似寻常的娱乐活动都是她的奢望,所以,她想要自由,想要离开父母。

同学的一番话,如同给曹肇纲夫妻二人浇上了一盆冷水。

夫妻二人失落地回到家中,想了一遍自己曾经的作为,但他们依然不能理解女儿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父母用了所有的力气来供女儿读书,只是为了能够让女儿以后过上更好地生活,为什么到最后,女儿却反过来埋怨他们呢?

可是夫妻二人再怎么不理解,也无法再当面询问女儿。

2018年,七十多岁的曹肇纲患上了多种疾病,两个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因为他们还有女儿,也无法申请失独家庭补助,就这样,两位孤独的老人独自在家里承受着病痛的折磨。

这一年,曹茜已经离开父母去德国18年了,已经15年没打电话了,也就是说曹茜与父母失联了15年。

后来,曹肇纲得知可以去大使馆,请他们帮忙寻找女儿,他怀着最后一丝希望踏进了大使馆的大门,但大使馆里记录的电话早已经注销成了空号,他们也无从得知曹茜的下落。

曹肇纲只能失落地返回家中,继续着漫长的等待。可是他们等来的不是女儿归来的消息,而是癌症的告知书。

2020年,曹肇纲查出肾癌,妻子刘玉红被诊断为乳腺癌,这击垮了两位无助的老人,他们不再觉得女儿的成就有多么重要,只希望女儿能够回来看看他们,于是,他们找来了媒体,希望媒体能够帮忙找到女儿的下落。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这一幕,父亲曹肇纲面对媒体记者对女儿哭诉:你的妈妈可能没几天活头了。父亲也放低了姿态,打亲情牌,让女儿能回家看看。毕竟,独生女曹茜自从去德国后已经20年没回家了,与父母失联了17年。

视频发布到网上,引起了网友的强烈关注,曹茜也被打上了白眼狼的标签,网友看着病房里身躯佝偻的老人很是揪心,于不少网友开始纷纷拜托德国的朋友寻找曹茜,德国当地的侨胞同乡会也在寻找曹茜。

可曹茜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甚至有人开始怀疑曹茜是不是还活着。

直到2021年7月,终于有人得到了曹茜的消息。

根据知情人透露,曹茜现在已经成了当地某所大学的教授,改名换姓过上了新的生活,至于其他的信息,当事人不愿意再透露更多。

知道了女儿的现状,可是曹肇纲夫妇却依旧见不到女儿,直到他们去世,曹茜都未曾露面。气得曹茜的舅舅大骂她是

白眼狼,不孝子

在父母去世之后,有人找到了曹茜,发现她不仅已经成了家,还有了孩子,被问到父母的时候,曹茜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淡淡地说道,自己当初就是为了摆脱父母才来到德国的,如今已经有了家庭,没时间回家。

有人说,与父母和解是我们一生的修行,现在的这一代老人,他们年轻时过了太多的苦日子,没有太多的文化,不懂得怎么与儿女沟通。

年轻的子女,却不懂得如何去理解父母的辛苦,导致原本最亲近的人却成为了陌路人。年轻人在埋怨父母时,是不是也要想一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呢?其实,他们并不是不爱,而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爱意而已。

笔者认为,曹茜的例子绝不是个例,父母辛苦一生,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呢?父母尽心竭力为了孩子,父母的爱是天底下最无私的爱;即使父母的沟通方式不对,教育方法有问题,孩子也不应该如此决绝地对待父母。

且不说,孝心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的核心美德,在法律上,曹茜也无法逃脱赡养父母的义务。

本文地址:http://www.mmjfs.com/post/948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